扫一扫,慧博手机终端下载!

位置:首页>>图片资讯>>36岁孕妇自杀背后的现金贷疑云

36岁孕妇自杀背后的现金贷疑云

作者:未知    发表时间:2017-12-07    来源:中国经营网

叶巧英自杀当天,叶伟民和妻子正在什邡市的一处工地上干活。下午一点多,女婿李平打来电话,“家里出大事了,你女儿喝了药,赶紧回来!”

夫妻俩随即坐上儿子的出租车赶了200公里的路,见到女儿时已是傍晚五点多。望着躺在堂屋早已停止呼吸的叶巧英,两人哭成一团。

虽然只看过一眼女儿留下的遗书,但叶伟民依稀记得里面写了些什么,“爸爸妈妈,对不起,我是被人所骗,欠上了很多钱,我既不敢跟你说,又不敢跟我老公说。”

这个60岁的老农民用并不标准但能清晰辨识的普通话,回忆着遗书里的内容。他的妻子坐在一边,一言不发,扭过头静静听着。

他们的女儿,今年36岁的叶巧英,于11月12日在服用农药后身亡,同时带走了腹中仅两个月大的胎儿,留下了一个三岁的孩子、一个破碎的家庭,以及一连串未解的谜团。

自杀

叶巧英一家来自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观音滩镇。十八九岁那年,她出嫁离开了父母的身边。但她的第一段婚姻并不顺利,直到2013年经人介绍,她才遇到了比自己小4岁同样也经历过一次失败婚姻的李平。

李平老家在距离观音滩镇20公里外的连界镇的农村,早几年他在镇上买了房,叶巧英便跟随李平住到了连界镇。结婚没多久,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就出生了。

平日里,叶巧英就在镇上的家里带孩子,李平在外开货车赚钱,两三天回来一次。她的婆婆——李平的母亲由于年事已高,和儿子儿媳住在一起。有农活时,婆婆就回到村里的老房子住几天,种种地,就当锻炼身体。

11月12日上午10点多,平时几乎不怎么下村的叶巧英突然带着孩子来到婆婆家。那是一栋特色鲜明的两层楼四川民居,平房瓦顶、四合头、大出檐,李平和他两个姐姐从小就在这里长大。

但回去时屋里没人,叶巧英打电话给婆婆,得知婆婆正在房子上坡的一块地里干活,叶巧英便拉着孩子上去找她。

婆婆回忆,当时看到叶巧英时,儿媳的精神和心情都不怎么好,觉得可能是因为怀孕的缘故。但接下来叶巧英说的话,让她着急了起来。

叶巧英对婆婆说,我感觉身体疲乏得很,你把孙子带好,我不想活了,我外面欠了太多钱了。

婆婆追问,“欠好多钱?想办法还嘛。”

“我还不起了,太多了。”

“到底欠了好多嘛?”

叶巧英说,欠了七八万,还不起了,干脆死了算了。

说完,叶巧英转头就走,孩子跟在身后。婆婆觉得儿媳说的话不对劲,便追上去。但今年66岁的她腿脚不便,走起路来吃力得很,更别说走上下坡的路。

婆婆走到半路,看到孙子踩到了猪粪,就停下来给孩子清理。等找到叶巧英时,她正坐在屋门前的一片乱砖堆上。婆婆意识到要立马给儿子打电话,但她只会接听,不会拨打,于是叫孩子陪在叶巧英的身边,自己去下坡的邻居找人打电话。


叶巧英在屋门前服下农药。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不然找到你儿子你就死定了”。

随后的短信对话中,对方自称金汇金融柏某某,三句话离不开威胁叶巧英的儿子,要求立马还钱。

催债人员短信。 受访者 供图14日下午,叶巧英的弟弟在微信上添加了这个号码,对方微信名也显示为“金汇金融-柏某某”,上来就进行辱骂和威胁,并出示了叶巧英的身份证拍摄照。

叶弟想要拖住对方,让线下人员到家里来取钱,并向对方索要借款合同、收据。为了让对方相信,叶家还托在银行工作的亲戚对着几万元现金拍了照,发给对方让其上门来取。但对方表示,只接受微信或支付宝转账。

叶伟民也接到过此人的电话,对方自称是金汇金融柏某某,“我跟你讲,老爷子,你的外孙看着还挺可爱的,我把他藏起来你别怪我啊。”

此人在电话里表示,“我们是在网上借钱给你女儿的,我现在知道你家在哪,我知道叶巧英身份证号,我知道你家里人叫什么名字电话多少。”随后对方挨个报了一遍,准确无误。但叶伟民谎称,你说的不对,

此时对方有些恼羞成怒,一边骂着脏话一边威胁叶巧英的孩子。

催债人员微信聊天记录。 受访者 供图在随后的几天里,李平和家人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要债电话,金额从1000到4000元不等,最多时每天有十几通,很多人张嘴就骂,用孩子进行威胁。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有两三天,期间叶巧英家属的手机还受到了垃圾短信的轰炸,每隔几个小时就会有各类验证短信不停发来,让手机无法工作。一直到16日,成都一家媒体报道了此事,骚扰电话和短信这才消停了一些。

叶伟民说,这期间他不堪其扰,致电中国移动客服将手机加入免打扰模式。进入该模式后,亲戚朋友的电话都打不进来,但骚扰电话依旧能够打通。

澎湃新闻记者多次拨打这个归属地为安微池州的手机号,均无人接听,语音助手提示对方已开通短信通知业务。

随后,一家投资平台公司的座机号码打了过来,归属地显示湖南。客服询问是否需要理财投资,并表示不提供借贷服务。通过微信添加这个号码发现,名称和头像均已改变。

“金汇金融”公司全称是“深圳金汇财富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公司于2014年11月注册登记,相关业务包括资金资产管理、金融信息咨询,提供金融中介服务、外包服务等。

澎湃新闻记者拨通金汇金融公司官网上的全国热线,求证是否聘用前述催债人员。一位工作人员称,他们是一家投资理财公司,没有贷款业务。对于那个自称金汇金融公司的催债人,他表示不是公司员工,对于假冒公司名义催债一事公司正在处理,目前尚无回应。

借贷宝平台声明,个别小贷人士假冒借贷宝名义放贷。

红包赌博

当地警方证实,叶巧英确系喝农药自杀。当天警方将死者的手机、遗书、笔记本、农药瓶等证物带走,作进一步调查。

针对遗书涉及的内容、12家网贷公司、威胁电话等情况,澎湃新闻记者向内江市威远县公安局核实,该局政工科民警孙鹏表示,目前案件正在调查中,不便透露任何信息,等到调查结束后会向社会公布。

自杀当天,叶巧英穿着一件桃红色运动上衣,这是不久前李平在成都为她买的。家人回到她镇上的家,发现那天米已下锅,只是煮饭的人再也回不来了。

叶巧英于11月15日被葬在了李平老家的门前,距离她喝药的地点百米左右,没有留下墓碑。坟前的视野开阔,农田、树林、大山相拥,叶巧英将长眠于此。

山村景象。这原本是个幸福的三口之家。

丈夫李平在外开车赚钱,妻子叶巧英在家带孩子、照顾老人。一家人靠着李平每个月4000多元的收入,生活也算美满。用李平的话说,每个月的开销都很丰富。

但叶巧英有个嗜好,爱打麻将。李平说,“在我们这个镇上,没上班的妇女都有打麻将的习惯”,她家附近的街上到处是麻将馆茶馆,叶巧英刚嫁来连界镇时没什么朋友,就常往那去。

有几个月,李平发现存款钱对不上,就问妻子怎么回事,叶巧英也承认,打麻将输了。

李平说,妻子的自控力不强,运气好的时候打,运气不好的时候也打。后来等他们有了孩子,有时妻子还会带着孩子去麻将馆,“无聊嘛,没事做。”

2015年和2016年两年,李平为了多赚点钱,去新疆工作。他自己每个月留500,剩下6000打在卡上,供孩子的奶粉钱和叶巧英的开销。他们口头约定,妻子每个月花2000左右,剩下的存着。一年下来,也能存个小几万。

李平这一去,叶巧英也没了约束,一个月最多输掉过1000元。丈夫和父亲经常会劝她,就连她自己也说过,真的想改掉这个习惯,但就是控制不住。

尤其2016年的时候,李平说叶巧英打麻将打得特别厉害,曾经偷偷跟亲戚借钱。

有次亲戚和李平聊天,亲戚问他那边在外还好吗,李平说一切都好,工资按时发。亲戚就纳闷了,“那你老婆怎么说你不发工资跟我借钱呢?”

李平得知后就问妻子怎么回事,叶巧英如实回答,说那天打麻将手气不好输了500。李平说以后有钱你就去打,没钱你就别打了,别借钱,家里面都要脸面,不能骗人借钱。

叶巧英也承认错误了,还不吵架,她总是听着李平说,说完了就道歉。“最后一次,绝对是最后一次。”

叶巧英在给李平的遗书上也一直强调:内心愧疚,对不起这个家庭,对不起丈夫的信任,没能做好一个母亲。

叶巧英也曾试过找别的事做,比如十字绣。李平说,妻子绣得特别认真,有时候晚上不睡觉都在绣,绣完了还要进行装裱。可当叶巧英给家里每家亲戚都绣过一幅后,她渐渐兴致索然。

到了2017年,李平开始回到镇上工作,陪伴家人的时间多了。

就在今年正月期间,李平发现妻子经常拿着手机在玩,一看是在抢红包,便劝她别玩。叶巧英说没事,亲戚群里的,抢着玩。但李平一看自己手机亲戚群没发现有红包,于是他让朋友把自己拉进了所谓的红包群。

在群里发红包有一个规则,即每个发红包的人要注明金额和关键数字。一旦其他人抢到红包数额的尾数为关键数字,就叫“中包”,作为惩罚要发一个原红包金额1.5倍的红包。

比如有人发了一个20元的红包,设置关键数字为3。如果有人抢到了6.13元,那么他就要在群里发一个30元的红包,否则会被群主踢出去。

李平在群里玩了一个月左右,感受就两个字:“输嘛。”

一开始,他只点五块十块的小包,最后还能攒出来小几百。但他突然有一天连点了几个百元大包,均中包,他无视群规连忙退了群。

退群后,李平跟妻子说,你看这个不能玩。妻子表示,我尽量不去点大的,就点一些小的。为了这事,李平还打电话给叶伟民,让他劝劝自己女儿,不要再玩下去。

在随后的日子里,李平回忆,家里花销很正常,我也没管她,以为她都改掉了。但实际上,叶巧英到处借钱。

叶伟民说,两个月前女儿邻居和侄子分别打电话过来,说叶巧英向他们借过钱,分别为1200和2000。

李平在妻子去世后从另一位邻居那得知,2016年对方曾向妻子借钱装修,当时李平的母亲给了儿媳一万五,但叶只给了邻居一万元。

此外,家属还发现叶巧英今年9月办理过一张工商银行的信用卡,目前已透支1.94万元。

借贷疑云

家人想知道,在生命最后的这段时间叶巧英经历了什么。他们在等待警方的调查结论。

在叶巧英家附近的街道墙上、电线杆上、楼道里仍然到处贴有“贷款”广告。这些广告上写有“身份证贷款一万以内当天放贷”、“门槛低,最快一天到账”、“无抵押无担保”等字样。

叶巧英家附近的现金贷广告。记者随机拨打了一家借贷公司,谎称自己是学生,需要借款一万元。对方表示,自己是某借贷公司,贷款一万元只需当面出示并验证身份证和学生证即可,月息在8厘到1分之间是从哪知道这些的?

《网络安全法》规定,任何个人和组织不得窃取或者以其他非法方式获取个人信息,不得非法出售或者非法向他人提供个人信息。该法于今年6月1日正式实施,最高法、最高检的司法解释明确“公民个人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码、通信通讯联系方式、住址等。

在庞九林看来,叶巧英一案中,催收人对借款人辱骂、诽谤、威胁等行为若属实,还涉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2条规定;此外,《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也对侮辱罪和诽谤罪进行了明确定义和量刑,受害者可向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

截至发稿,威远县公安局尚未发布关于此案的新通报。

在叶巧英去世十多天后,12月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共同发布《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

《通知》规定,不得撮合或变相撮合不符合法律有关利率规定的借贷业务;禁止从借贷本金中先行扣除利息、手续费、管理费、保证金以及设定高额逾期利息、滞纳金、罚息等。此外,各类机构或委托第三方机构均不得通过暴力、恐吓、侮辱、诽谤、骚扰等方式催收贷款。

把“她”藏起来

叶巧英自杀后的两周内,她的家人陆续还能收到催债电话。

其中一通电话的那头,一个操着北京口音的人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丫欠了钱还有理了?”李平说,想要钱可以,把(借贷)证据拿来,然后一起上派出所通过法律程序解决。

在女儿下葬后几天,叶伟民和妻子回到了什邡,又歇了两天才恢复力气继续上工地干活。他们一边等着警方的消息,一边打工赚钱,要为女儿讨一个说法。

每天下工后,他们总是一前一后地走在什邡的马路上,手插口袋,一言不发。

而李平这边,受到了催债人的威胁后,他对谁都很警惕。他把父母都接到了镇上的家里,寸步不离孩子。

孩子有时候也会念叨妈妈。每当此时,李平总是用另一个话题把他打断,找他最感兴趣的玩具或者电视节目吸引开注意力。“我也想过(以后怎么办),以后他总会知道,但现在他还小,什么都不知道。”

出事当天回到家里,李平就把妻子的遗物全部藏起来,不让孩子看到。

至于李平自己,他也梦到过妻子,醒来后就只剩一个模糊的记忆,“有些东西只能藏在心里,不能把悲伤一直挂在脸上。我还要安抚老人,我要把自己伪装得很坚强,要坚强面对这个事情。”

在叶巧英下葬后四天,她的孩子迎来了三周岁的生日。

那天家里的亲戚带着小朋友为他庆生,叶巧英的弟弟为他订了一块蛋糕。小朋友们围着插满蜡烛的蛋糕,唱着生日快乐歌,小寿星笑个不停。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友情链接
财新网财经网CCTV股票价值中国网研究报告外汇谷华讯财经财股网模拟炒股股市动态分析
中国网财经叩富网财汇国际卓创塑料网信用卡信用卡论坛东方白银网投资数据库 外汇通 方舟财经
理财安心贷安盛天平外汇论坛贷款知识  金银岛财经钢联资讯小额贷款国鑫黄金前瞻产业研究院
网贷天眼现货白银明富金融研究报告股票基础知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反馈建议 招贤纳士 合作加盟 免责声明
客服电话:400-806-1866     客服QQ:1223022    客服Email:hbzixun@126.com
Copyright@2002-2017 Hibor.org 备案序号:京ICP备14012269号-1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37
本网站用于投资学习与研究用途,如果您的文章和报告不愿意在我们平台展示,请联系我们,谢谢!